免费自动秒收录(mffac.com)-极速收录网

快速提高你的Snapchat得分(手把手教你snapchat国内)


更新时间:2022-05-15T12:11:33 / 浏览:

SNS,是两个具有极高想像空间的赛车场,但同时,没有两个SNS商品能够完全瓦解对使用者身体健康造成正面影响的梦魇,难题是定值,撤除自查甚至永久性推向市场,难题小时,赔本自查。

近期来说,深陷这类困局的有「Ins」,被指影响少年儿童公共卫生,遭到控告。但在我看来「Ins」的难题可能是一时之间的,那么有两类行业龙头商品,其根本特性就决定了,从商品设计到营运每一步都谨小慎微。

犹提过前几日,因一名少年儿童使用者在被非官方SNS欺凌数年后上吊自杀,其母亲提控告讼。作为应对,为非官方SNSApp提供USB的「Snap」在5月撤除了「Yolo」和「LMK」的应用软件USB,导致使用者难以使用「Snapchat」帐号登入这三款App。

当市场上的市场需求难以被满足后,其他代替方案就开始承揽网络流量,英国iOS均列再次出现了三款代替商品,比较众所周知的就是「sendit」和「YikYak」。当中之前曾风靡一时之间的非官方SNSApp「YikYak」,在推向市场4年后今年8月份重新上架,并且上架后名列一度达到了英国iOS浏览均列的第3位。

但当时本栏本以为这只是一时之间的事情,可阔别5个月后,当中这款非官方SNSApp「sendit」,竟然还强势在英国iOS浏览均列Top100。(关于「sendit」的动作游戏,有兴趣的听众能去看去年发布的《紧紧围绕Snapchat做App开发,是门不错的营生吗?》该文)。

使用者的选择和商品的战绩,都在释放出来两个讯号,非官方SNS虽说并不是两个伪市场需求。

像前文说的,非官方SNS这个赛车场一直充满争论,这一点从此前不断再次出现的非官方SNS商品的命运就能看出。

根据一篇名为《非官方SNS兴亡史》的文章,最早的非官方SNS商品是PostSecret。这个网站由两个叫FrankWarren的人创建,最初的思路是让居住区域附近的人能以非官方的方式在明信片上写下自己想说的话,并寄回给他,他会挑选一些有特点的明信片放在PostSecret的网站上。

很快PostSecret就成了很多人的树洞,他们会在明信片上写下很多内心深处不为认知的尴尬、羞耻的事。

PostSecret网站在刚上架的时候一度风靡一时之间,并且在2011年的时候开发了iOS版本的移动应用程序。但是使用者量一多,非官方这种形式的弊端也随之而来。由于平台缺乏审核,再次出现了大量的诽谤、色情信息,这让PostSecret不堪重负,在移动端上架三个月后就退出了历史舞台,只有网站端还在继续营运。

非官方SNS鼻祖PostSecret的经历已经初步反映出了非官方SNS商品的两个重要难题,那就是真实表达与单纯发泄之间界限的难题,类似的难题在后面的三款非官方SNS商品身上也暴露了出来。

比如此前一度登顶8个国家应用商店浏览榜的非官方SNSAppSecret在蹿红后,就再次出现了大量网络暴力、人身攻击等内容,导致商品上架一年多的时间后就停止营运。最近重新上架的「YikYak」同样如此,这是这款基于地理位置的非官方SNSApp,当时这款App主要面向学生群体,很多学生用这款App吐槽老师、聊校园八卦等。

但「YikYak」同样是使用者量多了后平台内开始再次出现大量正面内容,再加上这款App基于地理位置的机制,导致这款商品在当时也引发了一系列校园欺凌的难题,最终在2017年的时候被撤除。

其后就是一些紧紧围绕Snapchat做业务的非官方SNS商品了。由于玩非官方SNS的使用者中年轻人居多,而Snapchat也是两个年轻使用者的聚集地,因此两者的结合在海外非常常见,具体能阅读白鲸出海此前发布的《YOLO完成A轮融资:非官方SNS是不是个伪命题?》该文。跟此前的三款非官方SNSApp一样,Yolo和LMK同样走了一条爆款→再次出现欺凌难题→凉的路线。

即便不断地有非官方SNSApp被撤除,但使用者对非官方SNS的市场需求始终不变。从中能引发两个思考,

首先,当在线SNS越来越成熟后,互联网不再是两个虚拟世界,一位使用者在互联网上的言行虽然是通过两个虚拟帐号来发布的,但是当一位使用者进入到两个庞大的SNS网络当中的时候,他的言行就能代表着他本人。

所以无论是微信朋友圈,还是Facebook、Instagram,在这些强关系SNS平台上人们发布的内容往往是想要展示给他人看的、经过自己筛选后的内容,而这些内容通常展示的是两个人生活中比较光鲜的那一面。

但是每个人在生活中肯定都有正面情绪,这些正面情绪如果没有即时被看到,就有可能再次出现心理难题。所以人们之所以如此需要非官方SNS,其实很多时候来自于正面情绪的释放出来。可是当自由不受约束,自由就失去了意义。当使用者被赋予了完全真实表达自我的权利后,在得当地表达自己的正面情绪之余,使用者很有可能就滥用了这种权利,难以把握界限。

综上,能让使用者真实表达的商品一定是长期有市场需求的,但是这样的商品是否一定会不可避免地再次出现网络暴力难题?通过一系列的监管能否解决这一难题,而监管又是否与使用者本身对这类App的诉求相违背?正好,最近重新上架的「YikYak」就在社区内上架了新的社区规则。

简而言之,「YikYak」是两个非官方论坛,并且采取了类似于Reddit的动作游戏,使用者能对两个帖子投票,两个帖子获得的赞同票越多其位置就会越靠前,否则位置会越来越靠后。

此外,「YikYak」还引入了两个类似于Reddit的Karma的积分制度Yakarma,当使用者的帖子被点赞就会获得积分,积分越高帖子就越有可能被排到前面。

而重新上架后的「YikYak」,最重要的变化是发布了一份长长的社区规则,针对分享个人信息、欺凌、自杀、暴力威胁、有关性的内容等几个方面制定了规则。「YikYak」这么做显然是为了维护社区的氛围,避免重蹈覆辙。

可是这对于「YikYak」的产业发展真的有利吗?

不仅如此,「YikYak」还为使用者提出了好几条避免使用App过程中再次出现心理难题的小建议,例如不要过于在意发表帖子获得的赞成票、如果有帖子冒犯到你请拒绝投票并且标记帖子等。

对于少年儿童使用者来说这样的建议应该都是能起到一定作用的。「YikYak」想做两个让少年儿童使用者表达正面心理情绪、并做及时疏导的App,如果使用者能够完全按章办事,这一愿景也非不能达成。

但事与愿违,「YikYak」上架一套如此细致的社区规则,使用商品的使用者看似并不买账。

由于地区的限制,本栏难以进入「YikYak」App内体验,但是结合海外youtuber的体验视频以及本栏结合国内使用者使用类似商品时的动机,对重新上架的「YikYak」能有两个初步的判断。

在YouTube上有两个叫YikYakMightBeTheWorstSocialMediaEver的视频,在这个视频中博主greenisnotnick在回复一条帖子的时候输入了自己的手机号码,这违反了「YikYak」发布的社区规则中不允许使用者贴电话号码的规定;在另两个帖子下,这位博主在输入了回复内容后,又随意地加了两个F***you,也是很明显的违反了社区规则中不能攻击他人的规定。

在一条标题为说出两个你从没跟别人说过的秘密的帖子中,这位博主随便编造了两个秘密,并且在发出后表示这事是假的,我只是想制造一点喜剧效果,反正这是非官方的。

听了薛蕴的话,众人半信半疑,但这当中不少人陆续感受到自己身体发生了一些奇妙的变化——

这个视频中博主的心理活动以及行为应该能代表很多使用者,即使社区推出了多项规则限制,但是这些使用者对平台有自己的定位,还是会倾向于不按照规则活动。

能想像,如果这些使用者发布的含有违规内容的帖子频繁被删的话,会很大程度上打击这些使用者使用「YikYak」的积极性,时间久了甚至可能会失去这些使用者而不是改变这些使用者。

其实,「YikYak」,基于地理位置非官方SNS的设定,和某些贴吧是相似的,如学校贴吧。提过中学的时候,同学最喜欢玩的是所在学校的贴吧,而当时学校贴吧之所以在同学们中间如此盛行,正是因为它满足两个特性:

面向熟人/半熟人的非官方SNS是最吸引年轻使用者的,这样的动作游戏给了使用者更多刺激感。而借着非官方的身份在贴吧里对某个学校里的人说一些线下难以说的话,是当时最受欢迎的动作游戏。甚至现在本栏去搜中学的贴吧还能看到一些吐槽老师的帖子。

当年百度校内贴吧的动作游戏与「YikYak」非常类似,因此能大概判断使用者的使用习惯、市场需求等都是类似的。在这样的非官方论坛中,宣泄、具有一定指向性的表达观点,是很多使用者很基础的市场需求。

地理位置非官方SNS这样的组合,所带来的刺激感、和如果发生难题所带来的伤害,都更强。对比下,以严格的社区机制去限制言论,必然难以讨好使用者,失去平衡。

去年白鲸出海发布的《紧紧围绕Snapchat作业务是一门好营生吗》该文中写过「sendit」这个商品。

简单来说,「sendit」是这款与Snapchat绑定更深度的非官方SNSApp。使用者通过Snapchat登入后,能根据自己的需要撰稿「sendit」提供的滤镜中的文字,并借助滤镜拍摄短视频来向其它使用者提问,提问能通过stories传给Snapchat好友,或者传到陌生使用者的「sendit」收件箱里这2种方式完成。其他使用者同样靠着滤镜短视频的形式来回答,并以非官方的方式上传到发起提问的使用者的「sendit」收件箱里。

也就是说,「sendit」的提问与回答,是通过视频、而非文字的形式完成的。这一年来「sendit」整个商品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本栏观察一圈下来认为主要的两个变化就是将可用滤镜增加到了20个、增加了看看是谁向我提问的付费点。

虽然没有非常大的更新,但是「sendit」在使用者中的接受度看上去极高,根据SensorTower的数据显示,刚刚过去的九月份中,「sendit」iOS端的浏览量达到100万次,月流水达到50万美金。

看起来,在非官方SNS商品中,「sendit」是两个在维护社区氛围与使用者体验平衡方面做得很好的例子。关于这一点本栏认为可能有以下原因。

首先,「sendit」问答式滤镜动作游戏让其他使用者的回复只能限定于对提出难题的回答,简单来说「sendit」的提问者与回答者之间的互动模式是引导式1对1的,而「YikYak」则是发散式1对多的,在「sendit」这样的模式下,除非提问者有意挑衅,否则一般思维方式的回答者都会根据提问者问的难题做出相应的回答。

再加上提问与回答的内容形式都是视频,虽然非官方,但毕竟露脸,这提升了使用者网络暴力的成本。从商品设计上去避免难题,对于非官方SNS来说是现阶段最可行的方式。

采用这类做法的还有国内的Tape,其前身是Popi提问箱,之前也因为类似难题被监管过。

在今年刺猬公社发布的一篇文章中写道,为了解决欺凌难题Tape在底层逻辑上,提问箱本体是单向非官方形式,提问者在暗处,而回答者在明处,地位并不对等。对此,Tape试图在最大程度上平衡二者之间的权力关系。提问者只享有非官方权,除此之外的一切主动权都在回答者手里,因为回答者已经承担了潜在的风险。

其实「sendit」的动作游戏并不新鲜,与之前因为网络暴力难题被下架「Yolo」的非常相似。但「YikYak」显然没有选择对最适合非官方SNS的方式。

本栏也去对比了「Yolo」和「sendit」的区别。发现「Yolo」在核心动作游戏之外还加入了其他的互动形式,而这些SNS动作游戏虽然让整款App有了更多趣味性,但也很有可能成为这款非官方SNSApp再次出现网络暴力难题的根源。

比如在「Yolo」中,有两个非官方聊天功能,在这个功能下使用者能向自己的Snapchat好友发起提问,并且会在Snapchat中生成一串密码,使用者在「Yolo」中复制这行密码就能解锁与这位好友的聊天。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个聊天关系中,一方是非官方的,而另一方是非非官方的。这样的动作游戏让好友之间的互动更即时也更有趣,但是却也让非官方者攻击聊天对象的成本降低了很多。

作为这款非官方SNS商品,「Yolo」不断增加其他SNS动作游戏,显然是为了让这款应用的可玩性更强。但是由于人性是复杂的,本栏认为当使用者在这款非官方SNS商品中有了更多的交互机会和交互方式(特别是话题不定向的文字交互),就也更容易再次出现漏洞。这可能也是「Yolo」再次出现难题并被下架的原因。

相较之下,「sendit」的选择是保持简单,不增加其他功能,但即便如此,从「sendit」的收入和浏览量来看,这样简单的模式年轻使用者也是买账的。而「Tape」,则是在非官方提问之外,加入了公开的日常生活分享的版面,在非官方SNS之外,让使用者公开交互。

Tape对于「Tape」这样的商品设计,「Tape」的创始人饶志坚解释道:虽然「Tape」越来越包罗万象,但非官方提问箱依然是核心动作游戏,也是一道筛选用来使用者的门槛。(引用自刺猬公社《这可能是高校最火的非官方SNSApp,每天都有人在上面说悄悄话》)

在这一波的非官方SNS封停中,LMK跑去转型做语音SNS了,YOLO虽说没有了信息。但是能看到使用者对于非官方SNS的市场需求是持续不断的,即使LMK、Yolo被封停,也有「sendit」和「YikYak」再次出现。

非官方SNS由于赋予了使用者更多的自由,也就更容易产生不被规则约束的不现代文明现象。但对于非官方SNS的探索,不论大厂还是小厂,一直没有停止过。

希望「sendit」和「Tape」能够在谨慎中,走得更远。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小白视频剪辑特训营”“0元学配音月入过万”“3天走上插画变现之路”……零基础速成班走红,“躺赚”背后套路几何?一些培训机构宣称“小白”也


相关标签: iOS社交网络Snapchat头排看客知识改变生活

本文地址: https://www.mffac.com/article/26.html

上一篇:卸载冰点还原DeepFreeze卸载冰点还原软件时...
下一篇:一次性删除iPhone的所有照片iphone手机如何...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

做上本站友情链接,在您站上点击一次,即可自动收录并自动排在本站第一位!
<a href="https://www.mffac.com/" target="_blank">免费自动秒收录(mffac.com)-极速收录网</a>